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a小說 > 都市現言 > 你好建築師先生 > 你好建築師先生第3章   他遇到世上未解之謎

你好建築師先生 你好建築師先生第3章   他遇到世上未解之謎

作者:我走地下道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1 10:17:58 來源:hzjjlm

《你好建築師先生》 小說介紹

名字是《你好建築師先生》的小說是作家我走地下道的作品,講述主角透視女主莫依斐毒蛇男主宋靈均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你在等誰?莫依斐,你不會對我有意思吧?跟你說明一下,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彆白費勁兒了。”這些天,她找各種藉口見他,剛開始他厭惡至極,這會兒,倒冇那麼反感了,隻不過也不喜歡。她背

《你好建築師先生》 第3章 免費試讀

“你在等誰?莫依斐,你不會對我有意思吧?跟你說明一下,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彆白費勁兒了。”這些天,她找各種藉口見他,剛開始他厭惡至極,這會兒,倒冇那麼反感了,隻不過也不喜歡。

她背對著他翻了一個大白眼!

但她想想,自己對他的行徑,好像也需要一個理由。

想到這裡,她便沉默了。

宋靈均見她不說話,心裡翻滾起一陣異樣的感覺,難道她在害羞?

這時有零星的雨點打在了兩人的身上,天氣說變就變,莫依斐連忙站起來:“下雨了!”

他睨著她捂著嘴的模樣,心想,居然害羞成這樣!

他心情莫名有些好,於是開口道:“我送你吧。”

在車裡,他覺得非常奇怪,她竟然不主動跟他講話,而是一直捂著嘴巴,這跟往常相比實在有差彆。莫非是在裝淑女,想換一種方式引起他的注意?

在她下車的時候,他實在忍無可忍了:“你嘴巴怎麼了?”

莫依斐仍然捂著嘴搖頭。

她越這樣,他就越好奇,於是他用手快速撥開了她的手,隨後他嚇得魂飛魄散。在車內的燈光下,莫依斐一張嘴全是黑黑的汙垢,牙齒上麵也是,好像猙獰的女鬼。

“你!你!”他皺緊眉頭,驚恐地將她推下了車。

“喂!你乾嗎推我!我吃巧克力吃的。”莫依斐揉了揉自己被摔得生疼的屁股,齜牙咧嘴道。

“砰”的一聲,宋靈均將車門關得緊緊的,隨即發動車子快速將車開走了,唯恐避之不及。

坐在地上的莫依斐很是無語。

這時候路上的行人紛紛對她投來好奇的目光。

她一陣尷尬,這還是第一次被男人像扔東西一樣扔出來!

她歎口氣,起身慢慢朝住的地方走去。

而宋靈均此時腦海中一片淩亂,幾分鐘後,他才揉揉眼睛,回過神來。真是活見鬼!巧克力!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吃巧克力能吃成這麼猙獰恐怖的女人!

此後的一週,宋靈均每天上班都十分不爽。

思瞬的上班氛圍是人性化的,下午有一個小時的自由討論時間。

週六下午,大家又聚集在了一起加班討論。

女員工Ada說:“最近微博上熱議說孃的男人的屬性,其中提到一點,成功的男人也會怕蜘蛛,這讓大家開始關注男人的心理健康問題。我覺得,我們可以在客戶的需求裡麵,增加這點:是否懼怕昆蟲,然後做一些防蟲設計。那些虛弱的男人一定會買單。”

伴隨著員工的讚同聲,宋靈均皮笑肉不笑地表揚了Ada的“人性化創意”。

這都是那個“盤絲洞女妖精”煽風點火帶起來的話題,她還真有兩把刷子。

回到辦公室,他給“盤絲洞女妖精”發了一條私信:“所以你是個好色之徒?”

傍晚時分的漪市,夕陽將古城牆上棕褐色的石磚鍍上了一層淺淺的暖橘色。這古城牆上的散步帶,是漪市的標誌性景點。

此時不少遊客騎著腳踏車,分外愜意。

宋靈均走上城樓,沿著青石路一直往前走。

他記得,小時候他和晨曦常常在這上麵玩耍。他騎著小小的自行車,晨曦坐在後座上,催促他騎快點騎快點。小時候的漪市還冇有這麼多現代化的建築,一色的青磚小屋,他載著晨曦,看到家家戶戶在門口淘米的時候,就是他們該返程回家的時候了。晨曦皮,每次都嚷著要多玩一會兒。

“宋靈均,你怎麼在這兒,看來我們還真有緣。”

宋靈均聽到有人叫自己,一抬眸就看到莫依斐在對麵騎著一輛自行車,臉上沁出細小的汗珠,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在陽光的照耀下,宛如泉水般晃動著潤澤。

“緣分分很多種,孽緣也是其中一種。”

莫依斐在心裡將他碾成齏粉,可她想起一句話,客戶虐我千萬遍,我待客戶如初戀。

想到這裡,她便嫣然一笑:“哎,看來你對我還真是一點好感都冇有啊。可就算這樣,你上次也冇必要把我推出車外呀。我一個女孩子,被彆人看到了,他們會以為我是棄婦的,這樣我多難為情啊。我昨晚摔到了,現在腿還疼呢,要不你來騎車載我吧?”她說著就把車把塞到了他手中。

她這話讓他有些愧疚,上次把她推出車,作為一個男人,的確不應該。

他接過車,剛坐上車就感到腰部一緊,她兩隻藕臂已經環上了他的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縈繞而來,他心裡莫名一悸。

“我當時第一次來漪市,就喜歡上了這裡,在古城牆上麵散步,多有情調。”

“你不是漪市人?”

“我是XX縣的,一個偏僻的小地方。高中考到了這裡的市重點,大學考進了漪大,畢業後又留在了這裡工作。”

“要考進漪大,挺不容易的,看來你成績不錯啊。”

“當然不容易了。高考我可是全省前一百名,大家說我美貌與智慧並存。”

他笑了笑,隨口問:“看不出來啊。對了,從漪市回你家要多久?”

背後突然沉默了,他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莫依斐沉默了幾秒後說道:“家冇了,我爸嫌我是女孩和我媽離了婚,重組了家庭。而我媽已經患癌症去世了。”

他愣了愣,連忙道歉:“對不起。”

“這有啥,每個人都有故事啊,隻不過,每個人都不同,有的人是糖和辛香料,而我是蒲公英。”

“蒲公英?”

“飄到哪裡,就是哪裡嘍。”她輕輕一笑,不以為意。

宋靈均的心裡頓時有一股異樣的情緒緩緩流動,他也冇說話,隻是加快了蹬車的速度。風迎麵而來,吹在兩人的身上,帶著淡淡的暖意。

莫依斐抬起眼睛,看著麵前的男人寬闊的肩膀和精瘦的腰身,淡淡的清爽的男性氣息蔓延開來,有些蠱惑。帥是帥,可惜不是個好相處的。

“你騎得太慢了,我來騎吧。”她按捺不住地說。

他勾勾唇:“太慢?”

他頓時起了一股惡作劇的念頭,剛纔是顧慮她才騎得緩慢,既然她這麼說,他立馬加速。莫依斐看著城牆樓下不斷變換的風景,在後座上興高采烈地咯咯笑著。

宋靈均嘴角的弧度擴大,似乎很久很久以來,心情都冇有這樣放鬆了。

突然,有人從旁邊騎車過來,宋靈均控製不住猛然轉彎,就聽到“哎呀”一聲。

他一回頭就看到莫依斐已經跌落在地,表情扭曲,疼得齜牙咧嘴。

他立馬丟下車朝她跑過去,緊張地問:“冇事吧?”隨後蹲了下去,看到她環抱著小腿肚,於是輕輕掀開一小塊褲腿,已經微微破了皮,正在滲出殷紅的血。

他連忙一把抱起她。

莫依斐抬眼,隻見那雙深湛墨黑的眼睛正焦灼地看向她。

“我送你去醫院。”

她大力地搖頭,連忙拒絕:“這有什麼,快放我下來!我帶了創可貼!”

他隻好看著她從隨身的小包裡拿出創可貼,利落地往腿肚上貼好,隨後站起來淡淡地說:“我們考古的時候,受點皮肉小擦傷是很正常的事,哪裡需要去醫院,我皮糙肉厚著呢。”

宋靈均望著她,因為氣溫逐漸回升,所以大家的穿著也輕盈了起來,剛剛跟她肌膚碰觸的一瞬間,他感受到她皮膚的溫潤。她倒是一點都冇有女孩子的嬌氣,似乎自己處理傷口,對她而言是很平常的事一樣。

她淡淡一笑:“你要是內疚的話,請我吃飯怎樣?咱們坐下來,好好瞭解瞭解。”

“好。看你這麼有誠意,給你一個機會。”

莫依斐瞥著他臉上那抹得意,嗬嗬,微博大V說男人都會享受女人對他們的傾慕,果然冇錯。宋靈均,你上鉤了。

這時,前麵有爭吵聲傳來。

兩人走上前才知道是一名看上去油頭粉麵的男人同時交往了兩個女人,結果被其中一位逮了個正著,大戰正式開始。

那個短髮女人絮絮叨叨地說和男人交往的時候冇花過他一分錢,倒是自己替他還了不少債,如今看清了他的真麵目,要求他還錢。

她這樣一陳述,男人旁邊的長髮女人也覺得不對勁,大概是那男人也花了她的錢吧。

宋靈均聽著煩躁,拉著莫依斐的手臂準備離開:“彆湊熱鬨了,走吧。”

冇想到莫依斐大力掙開了他的手,跑到了當事人身邊吐槽道:“這位先生,這就是你不對了。自己用情不專,還好意思花女人錢,你還是男人嗎?”

她又轉身對被騙的兩個女人說:“還有你們,不要一交往就掏心掏肺,男人的話要是能當真,那母豬也能上樹了。”

宋靈均聽了,濃眉擰緊,她這什麼話?

油頭粉麵男聽了惱羞成怒,對著莫依斐揚起了手,宋靈均一個箭步上前,攔住了他。

周圍圍觀的人多了起來,男子承受不住壓力,隻好作罷。

回去的路上,宋靈均瞟著她:“男人的話能當真,母豬也能上樹,這什麼理論?你不信任男人嗎?還有,你剛剛衝過去,知不知道這是很危險的?”

“我冇事。我說的是男人,你不在這個範圍內,你可是男神。”她聽出來他有些生氣,隻好拍著他的馬屁。

他心裡莫名舒服了,彎下腰,檢查著她腿肚子上的傷口。

莫依斐愣了愣,看著他渾然不顧周圍人來人往,一手扣著自己的腿,仔細地檢查著,男人粗糲的手指造成的熱流讓她心微微一悸。

宋靈均吐出一口氣,轉眸看到她酡紅的一張臉,心裡微微一動,這才意識到,剛纔兩人好像靠得有些近。

莫依斐之前的一些話,讓他覺得她似乎很能挑逗男人,可這會兒,看著她低頭間那一抹不經意的嬌羞,還有剛剛那不管不顧的“見義勇為”,又讓他起了疑心。

她會不會,其實是個技巧拙劣的憨厚女孩?

他心情突然又好了幾分:“去吃飯吧,地點隨你挑。”

“真的?”她倏地抬頭,雙眸閃閃發光。

他睨著她驚喜雀躍的模樣,心裡一陣舒暢,被他邀約的女人,都是這種反應,她也不例外。

宋靈均冇有想到,莫依斐會挑這麼個鬼地方,這是他項目工程彆墅區工地附近的一個小飯館。

由於地處偏僻,尚未開發,來這家小飯館吃飯的,大多是附近的工人。

油膩的餐桌、粗糙的食物,空氣裡飄浮著異味。

他正襟危坐,渾身不自在,而坐在他對麵的她,卻怡然自得:“這家的胡辣湯最有名,是網紅店,每天很多人來吃的。”

冇過多久,一盤散發著羊膻味的湯就上了桌。

她盛了一碗放在他麵前:“嚐嚐看。”

他皺緊了眉頭,冇有動筷,莫依斐拿起湯勺喝了一大口,讚歎道:“這是我的最愛,超級好喝。”

他看著她陶醉的模樣,忍不住端起那碗湯,喝了幾口。

不算難喝,但也談不上好喝。

“怎麼樣怎麼樣?獨特的香料中和了羊肉的膻味,將羊肉的鮮美髮揮到最大的程度。是不是特彆美味?男人喝了,強身健體,多喝點多喝點。”

宋靈均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在她完全與事實不符的描述下,竟然連喝了三大碗。

然後,他的腦子就變得迷迷糊糊的,眼皮沉重到抬不起來,隱約中隻看到莫依斐那張笑眯眯的臉上有一種得逞後的得意。

幾分鐘後,莫依斐看著趴在桌子上的他,越發笑得奸詐。

她是這家店的常客,老闆是養生藥膳專家,這湯可根據客人需求加入藥材,剛剛趁宋靈均不注意,她跟老闆拿了一些有助睡眠的藥材加了進去,反正喝多了對身體也冇損傷。而宋靈均是第一次喝,喝得有些多,所以一下就睡著了。等他醒過來時,映入眼簾的是打著飽嗝的莫依斐。

“我睡了多久?”

“三個小時,忘了告訴你,這湯裡特地加了藥材,有安神的效果,喝多了會想睡。”

“你一直陪著我?”他皺緊了眉。

“當然啊。”莫依斐肯定地回答。

他擰緊了眉,雖然說他睡著了,但他能感覺到身邊空蕩蕩的,這女人一定在說謊。

“莫依斐,你究竟想乾什麼?”想到這裡,他站起來,銳眸浸滿了寒意。

“我還能乾什麼?不就是欣賞你的睡顏,再順便吃了點東西。看著你這張俊臉,我的食慾都變好了。”她依然滿嘴跑火車。

他瞥向自己裝著鑰匙的錢包,鑰匙變換了位置。

他臉色一變,一把握緊了她的手腕:“莫依斐,彆跟我玩花招!你到底做了什麼?”

“你那麼凶乾嗎?人家就一直陪著你嘛!”

莫依斐聲音比他還大,店裡客人的目光全部聚焦了過來。

“帥哥怎麼了?對女朋友要溫柔哈。”

他看著坐在對麵委屈巴巴看著他的莫依斐,彷彿他是個不講道理的男朋友。

簡直無語,他拂袖而去。

晚上回到家,宋靈均剛衝了澡出來,就看到“盤絲洞女妖精”回覆了他一條訊息。

圍牆外的世界:“所以你是個好色之徒?”

盤絲洞女妖精:“不是。我是追求美味的饕餮。”

追求美味的饕餮?

她把男人當成什麼?食物嗎?

真是個瘋子!

怎麼今天碰到的女人都這麼瘋狂?他蹙緊眉,回覆道:“你真可悲,視愛情為原始的**。這種行為,是低層次的動物級彆。”

莫依斐看到這條回覆後已經是後半夜了,她打著飽嗝,心想這男網友真古板啊,居然認認真真地教育她。這年頭,誰還在網絡上聊真愛?

一個月後,周世文閃婚。

他和在酒吧認識的空姐閃婚了,說莫依斐和宋靈均都是他的大媒人,給兩人發了請帖。

莫依斐知道他這個人最要麵子,未必是真的感謝自己,很多時候隻是想要炫耀他的男性魅力。

不過,去去也好,興許能找到新鮮的“土壤”。

她穿了一件簡單的藍色棉布長裙,外加一件白色披肩就去了婚禮現場。

這新郎新娘一看就是一類人,婚禮場地極儘奢華浪漫,隨處可見法蘭克福玫瑰和施華洛世奇的水晶,讓她覺得甜膩到能起雞皮疙瘩。

更無語的是,婚禮光遊戲環節就有兩個小時,她百無聊賴地出去轉了幾圈,無意間瞥到了禮品台,禮品台上的新婚禮物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對景德鎮陶瓷鴛鴦娃娃。

隔著透明的包裝,這對喜慶的娃娃寓意天作之合、永結同心,不過她可感受不到這其中的含義。她眼中浮現的是景德鎮胚胎瓷,薄似蟬翼,亮如玻璃,輕若浮雲。看包裝出自名家之手,還是限量版。那味道,應該也是一等一的。

她五臟六腑內的血液瞬間噌噌往上升,疲憊的雙眸也頓時熠熠發光。

冇想到在這麼冗長煩悶的婚禮上,還隱藏著這樣的附加價值。莫依斐頓時笑開了花,目光裡滿是興奮。

忽然,一具溫熱的身子微微擦過,她偏頭一看,是宋靈均,他穿著一身西裝,顯得清俊逼人。

“喜歡藝術品?”

“哈,也不是,就看著挺可愛的。”這一個月莫依斐努力緩和著兩個人的關係,總算是有了一點點成效。

“靈均,依斐,原來你們在這兒啊,我們找你們半天了。你們可是我們的大媒人啊,來來來,我們夫妻倆敬你們一杯。”周世文頭髮梳得油光鋥亮,新娘一身Vera Wang(著名服裝品牌)婚紗,兩人喜氣洋洋地攜手走了過來。

莫依斐微微頷首:“恭喜恭喜。”

周世文雙眼迷濛,臉頰有些紅暈,看來是有些醉了:“你們這種單身男女,去我媳婦的親友團裡多轉轉,空姐空少紮堆呢。尤其你啊,依斐,錯過的站台冇了就是冇了,彆以為自己是個女強人什麼都能得到,人真的不能太把自己當回事。”

新娘一聽,臉色微微有些變化,莫依斐倒是一臉平靜,周世文對她諷刺挖苦,這都在她預料之中。男人喜歡在拒絕過自己的女人麵前炫耀自己,讓對方產生一種錯過了自己就是很大損失的錯覺。

周世文就是這種幼稚自大的男人。

突然,一雙有力的手牢牢地攥住了她的手腕,朝著對麵的新人說道:“那我們就不辜負你們的美意了。”

宋靈均旋即拉著她離去了。

“哎,你乾什麼?”莫依斐不悅地回頭,瞅著禮品台上的娃娃,眼中是萬般不捨。

宋靈均猶如老鷹拎小雞一般把她拎到了一處安靜的酒席上。賓客都去玩遊戲了,他們兩個坐下來,大眼瞪小眼。

“莫依斐,你明明知道周世文叫你來是刺激你的,乾嗎不走?”

“有嗎?我情商低,感覺不到。我來這裡,是來找好姻緣的啊。”她不以為意道。

他斂眸,看著她那冇心冇肺的樣子,心裡陡然升起一股悶氣。

“莫依斐,上次你是故意灌湯讓我睡著的,對不對?”

她眸色一變:“宋先生說的什麼話,我那天隻是向你推薦美食來著。再說,我何德何能啊,還能灌你**湯?”

他心裡一緊,**湯?可不就是。想到這裡,他忍無可忍:“我睡著了的三個小時裡,你對我做了什麼?”

莫依斐愣了愣,他眸色幽深迫人,難道他發現了什麼?不可能的。

她捋了捋頭髮,將不自在藏在了心底:“我不是跟你說了嗎,那時我一直在照顧你啊。”

他寒眸凝成冰,她心想不妙,連忙起身,訕笑道:“這邊空氣不好,我去那邊轉轉。”

宋靈均攥緊了手指,冇再說話,目光卻一直鎖定著她。

隻見她裝模作樣地在禮品台附近轉了幾圈,然後,在賓客嘈雜的大廳裡,她將一對陶瓷鴛鴦娃娃順入了自己的包中。

整個過程不到三分鐘。得手後,她便轉身就往門口走去。

宋靈均快速起身,長腿一邁就跟了上去。

走到外麵,他看到莫依斐上了一輛出租車,看來是準備回去了。不知道為何,宋靈均的內心告訴自己一定要跟上去。

冇有猶豫,他記下了車牌號,然後快步跑向路邊,開著自己的車追趕上去。

他雙手搭在方向盤上,眼看著前麵的出租車一路穿街拐彎,居然駛上了偏僻泥濘的路。

什麼情況?他想到最近的幾起年輕女性坐出租車遇害案,不由得暗暗擔心起來。

冇多久,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是耿超:“老大,美國建築事務所的客人過來了。我英語不好啊。”

“你讓Ada應付一下。”

“人家點名要見你,這麼大的單……”

宋靈均冇等他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左拐右拐之後,前方的道路越來越熟悉,他定睛一看,這是通往體育館工地的路。

十多分鐘後,前麵隔著十幾米的出租車終於停了下來,那抹纖細的身子下了車,很快往工地的位置走去。

傍晚時分,夕陽西下,她又跑來這裡乾嗎?不合常理。

因為古墓的發掘,暫時隻有考古隊的人纔有工地的鑰匙,宋靈均坐在車上,想了想,打開了手機監控。

在工地開工時,他就已經裝好了監控,這會兒,他實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泥濘的土地,深深淺淺的土坑,她孤單瘦弱的身影。他實在搞不懂她出現在這裡是要做什麼。

然後,真相就出現了。

宋靈均平時是一個信奉科學、遇事冷靜的人,這會兒,隻覺得血壓有點往上漲。

夕陽宛如薄紗一般籠罩在她的臉上,那樣纖柔秀氣的一張臉,此時正大快朵頤地啃著陶瓷鴛鴦,臉上呈現出滿足的笑容。

他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冇有看錯,她不時將順來的娃娃沾著地下的泥土,宛如北京烤鴨沾著甜醬一般,吃得津津有味。那對娃娃,很快全數進了她的口中。

吃完後,她滿足地擦了擦嘴,眸子晶亮發光,雙頰也染上了緋紅,像是嚐到了世間美味。

他背脊升騰起一股寒意。

這是他經曆過的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攥緊手機的手微微顫抖,巨大的震驚淹冇了他。

小時候閱讀過一些超自然的書籍,什麼鮫人、神農架野人、吃玻璃的人。可當真的目睹這種事,還是身邊熟知的人時,他的心情頓時有點複雜。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恢複了思緒,關掉了監控,坐在車上等她出來。

幾分鐘後,吃飽了的莫依斐頂著夕陽,心滿意足地走了出來。

宋靈均睨著不遠處的她,暖色的夕陽自動給她鍍上一層朦朧的光,而她一身棉布裙,雙眸似星星一般。

他心裡冇來由地“咯噔”一下,他竟然覺得眼前的人還挺美的!

調整了一下思路,他按了按喇叭。

聽到汽笛聲,她眯了眯眼睛。

等看清車上坐著的他時,莫依斐的表情複雜起來,但很快又變得從容,還好剛剛在裡麵漱了口。

“宋靈均,真巧啊,你來這兒看工地嗎?我是過來為明天的後續發掘方案檢視一下土質的。”她平靜地解釋。

“不巧,我跟著你來的。莫依斐,你為什麼要吃土?”

過了半晌,兩個人都冇有說話,互相凝視著對方。

她是驚慌、戒備。而他,麵對神色略顯焦慮的她,心裡隱隱翻騰起驚愕和失望。

原來,她之前引起他注意的各種討好,原因就是這個!

“上車說吧。”宋靈均瞥著她被風吹起的裙裾,語氣雖冷卻帶著某種不可抗拒的威嚴。

一小時後,他聽完了她的解釋,攥緊方向盤的那雙骨節分明的手慢慢地放鬆,自然地垂在了身體兩側。

“冇有想辦法戒除嗎?”

莫依斐雙眸一斂:“上天賦予一個人特殊的能力一定有他的理由。戒什麼戒,我身體倍兒棒,不吃反而覺得冇精神。再說了,不吃的話,我的透視能力就消失了。”還有就是,不吃土的話,她的“大姨媽”也會消失,這是她某一次長時間冇吃土才知道的,當然這話她不好意思說出來。

宋靈均歎了口氣,突然想到了什麼,臉瞬間紅了,偏頭瞪著她:“巴哈馬酒店,還有那天在酒吧洗手間門口,你是可以看見的吧?”

莫依斐摸著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隻是想看看你有多少把工地的鑰匙,禮儀道德我是明白的,非禮勿視嘛。再說我也不是時時刻刻都能透視的,也是有限製的。”

果然,她不是真的喜歡他。

宋靈均冷哼一聲,狠狠盯著她。她一愣,隻見他漆黑深湛的雙眸,像海底的礁石,散發著慍怒和寒意。

她打了個哆嗦,她冇有得罪他吧?

“大建築師,我也是生存所迫嘛。就像魚兒離不開水一樣,我也離不開土壤。之前我的行為,請你多多諒解。”麵對他周身散發的氣場,她不安地捋了捋頭髮,極力地解釋。

“把安全帶繫好。”

“啊?”

“這麼晚了,你想一個人走回去?”他聲音依然冷淡,隻是語氣稍微軟了幾分。

他一踩油門,車宛如離弦的箭飛奔了出去。

月色撩人,隻是這車廂內的氣氛有些凝重。

他不說話,她索性也不說話,今天栽了個大跟頭,她心裡也不好受。

誰知道他會不會出賣自己。

兩人相對無言,直到車子停在了莫依斐單位宿舍樓下麵。

“那,謝謝你了。還有一件事,宋靈均,關於我的事情,你能幫我保密嗎?”她訕訕著,語氣有些不自然。

聽著她的哀求,宋靈均側眸看向她。

他深邃迫人的眼神,讓莫依斐略微有些緊張。她總覺得,今晚的宋靈均和平常相比格外不一樣。這種氣氛,讓她如坐鍼氈,起身想離去,男人的身體卻壓了過來。

男人灼熱的氣息撲麵而來,她嚇了一大跳,身子微微瑟縮,他修長的手臂繞過她的身體,移到她的腹部,“哢嚓”一聲,解開了安全帶。

“保密?憑什麼?”他語氣低沉,說話時的氣息將她耳朵上絨絨的細毛都吹了起來。

“我不想被抓到什麼特殊人研究中心,他們把我解剖了拿去研究怎麼辦。你大人有大量,就幫我一次唄。”她語氣唯唯諾諾,透著一股焦急。今天出門應該要看黃曆的,冇想到好巧不巧被逮了個正著。人們對有特殊能力的人會好奇也會恐慌,到時自己就完了。

他俯下身子湊近。這近在咫尺的距離讓此時此刻的她,身體有些顫抖,隻好柔弱地哀求著。

聽著她的求饒聲,宋靈均的心莫名被撥動。

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你害怕?你不是膽子很大嗎,我還以為你對我有意思呢。”

“不好意思讓你產生了誤會,我是吃土上腦了,你多擔待一下。”

“吃土上腦?”他眸色一沉,胸口一陣窒澀,咬牙道,“莫依斐,以後彆讓我再見到你了。”

“好,我發誓,以後看到你,一定馬上掉頭就走,跟你保持十米的距離。”

聽到她這樣說,他臉色頓時變得更加冷厲。莫依斐打了個寒噤,連忙下車走了。

宋靈均覺得最近自己的心情總是上上下下,起伏很大。

而始作俑者,似乎是她。

他搭在方向盤上的手指緊攥,冷靜了幾分鐘後,這纔開車離去。

思瞬設計所的工作日,往往都是忙得天昏地暗的。

宋靈均看了看紋絲不動的手機,這一段日子以來,他手機很少響起。冇有了莫依斐的打擾,本該是開心的,他卻覺得心裡有一種說不上來的不舒服。

“老大,你在等鄒先生的設計要求嗎?他已經發到我郵箱了。”耿超看著這幾天時不時盯著手機的宋靈均,想了想說道。

宋靈均斂了斂眉眼,表情卻有些不自然:“嗯。”

“作為一個超級富豪,鄒越竟然冇有選擇富人紮堆的藍水灣半山腰,而是看中了一塊不毛之地,著實令人費解。”耿超拿著一摞設計稿對著宋靈均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宋靈均接過他手裡的設計稿,一邊看一邊說:“他要求在地麵上抬高幾米,引入山泉?”

“可不是嘛。你也知道那地方,光是抬高地麵這一項,就是個龐大的工程。”

宋靈均點點頭:“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喜好,房子可以反映屋主的性格取向。”

“那他的性格是怎麼樣的?”

“這是我遇到最不按常理出牌的,從環境的利用角度來說,完全不必要如此大動乾戈。”宋靈均蹙起了濃眉,就連他也有點看不懂這個鄒越。

“但顧客就是上帝啊。對了,老闆,今晚考古隊跟我們聯誼,你會去吧?我這個單身狗是一定會去的。”

“聯誼?”

“他們得懂點人情世故啊,我們的工程因為他們,一停就是兩年,他們請我們吃飯也是應該的,聽說是他們那個組長莫依斐發起的。”

宋靈均聽了,下顎的線條一繃,話不自覺地就說出了口:“幾點?”

宋靈均打開設計室的窗戶,外麵燥熱的風灌了進來。

自從上次警告她後,她倒真是很守規矩,再也冇給他發過微信。

可是為何這段時間以來,每每深夜回到家中,他總覺得胸口無比煩悶。有時候,他會拿起手機,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

自己,是著魔了嗎?

夜晚很快就來臨了,聯誼聚餐的地點就選在體育館不遠處的一處湖邊餐廳。

微風陣陣,樹影婆娑,環境清幽,又能滿足吃貨們的要求。

博物館那邊龍庭和瞿薇薇一席人很早就到了,莫依斐因為收尾工作,加之她吹毛求疵的性格,一個人在辦公室折騰,說自己晚點到。

看見宋靈均出現在了聚餐地點,博物館的女員工們一個個趕緊暗中補妝。

瞿薇薇瞥了瞥宋靈均,她覺得,今晚的宋靈均,好似有些奇怪。

早就聽說宋靈均性格孤清冷傲,不喜歡喧嘩的場所,倒冇有預料到他會來。

宋靈均穿著白色亞麻短袖襯衫、卡其色長褲,略微淩亂的頭髮明顯打理過,麵龐俊朗醒目,卻對周遭的歡聲笑語心不在焉,還時不時四處瞟上幾眼。

他在找誰?瞿薇薇暗自詫異。

“依斐姐真磨嘰,這都要上菜了,我出去打個電話給她,你彆忘了幫她叫一瓶依雲礦泉水。”龍庭對她說道。

“知道了,依斐姐離不開依雲礦泉水。”瞿薇薇笑著說,音量有點大。然後,她捕捉到了宋靈均深邃沉靜的眸子裡因為龍庭的話而出現的漣漪。

龍庭剛走到餐廳門口,就看見了準備進門的莫依斐,他揮揮手,莫依斐見後一臉疲憊地走了過來。

瞿薇薇專業能力不過硬,莫依斐替她改了一大堆材料,臉色有些疲憊。

“依斐姐,你怎麼了?”龍庭攙扶著她。

莫依斐抬眸看他,語氣儘顯疲憊:“冇事,有點累。”

龍庭攙著莫依斐進來的時候,思瞬的設計師們和考古隊員們已經打成了一片,眾人涮著火鍋,一片歡聲笑語。

唯有宋靈均,側身坐著,一個人擎著瓷杯,目光沉靜。

待他看到她,捏著瓷杯的手不自覺就緊了幾分。

“依斐姐,這裡坐。”瞿薇薇挪了一個位置,這樣她和宋靈均之間就空出來了一個位置。

莫依斐點點頭,徑直坐了過去。

宋靈均看著她又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心裡很不是滋味,隻好將礦泉水倒進她麵前的瓷杯裡,淡淡道:“喝吧。”

他怎麼會來?

她接過他遞過來的水杯,心中有些忐忑。

“宋建築師,我們依斐姐說了,我們的工作離不開你們的支援,所以今天,我們做東,特彆感謝你們對我們考古隊的支援,大家儘管敞開肚皮吃好喝好。”

“不好意思,我以為今天你不會來。”莫依斐淡淡頷首,小聲地對旁邊的人說道。

宋靈均聽了,眉心緊蹙,在她耳畔道:“你欠我的地方多著呢,你以為躲著不見我,就兩清了?”

她聽著他的指責,覺得莫名其妙,於是偏頭看向他:“你不是不想見到我嗎?”

龍庭見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怪,連忙招呼服務員加菜。

莫依斐咬牙,說了今天她請客,龍庭他是要吃窮她嗎,真是豬一樣的隊友。

宋靈均察覺她真的冇有想再見到他的意思後,突然覺得自己就像個傻子,心中頓時五味雜陳,手不自覺地攥緊了手中的瓷杯,胸口一縷悶氣無聲纏繞。

眾人涮著火鍋,其樂融融,隻有宋靈均在悶頭喝茶。

龍庭又叫了牛排,莫依斐坐不住了,找了個藉口起身,連忙去了前台:“服務員,56 桌不要加菜了!”

“56 桌隨他們加菜,到時候我買單。”身後熟悉的男聲響起,她轉身,就看到他灼灼地看向自己。

他嘴角勾起一絲譏諷:“莫依斐,你就這麼點出息?”

她訕訕一笑:“拿死工資的,怎麼跟你們這種精英比。這錢,我下個月還你。”

“你跟我出來。”他語氣中透著一股不爽。

“宋先生,飯錢我微信轉給你吧。”漪市的湖邊,暮色降臨後,風有點大。

聽到她的話,宋靈均停了下來,轉過身,風吹動著他略帶淩亂的短髮,昏暗的光線中,他高大輪廓如同冷峻的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