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a小說 > 都市現言 > 今天當上寵妃了嗎 > 今天當上寵妃了嗎第3章   重遇故人

今天當上寵妃了嗎 今天當上寵妃了嗎第3章   重遇故人

作者:六月的雨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1 10:17:49 來源:hzjjlm

《今天當上寵妃了嗎》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今天當上寵妃了嗎》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六月的雨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六月的雨]方知許淩晏深,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小姐?”鶯兒見方知許就愣愣看著錢袋不說話,淩晏深舉著錢袋的手已舉了好一會兒,她不禁用胳膊撞了撞方知許。這一撞使方知許回過神:“啊……謝謝

《今天當上寵妃了嗎》 第3章 免費試讀

“小姐?”鶯兒見方知許就愣愣看著錢袋不說話,淩晏深舉著錢袋的手已舉了好一會兒,她不禁用胳膊撞了撞方知許。

這一撞使方知許回過神:“啊……謝謝!”

話音未落,梁珈心開了口:“謝謝公子,多虧了你幫我家姐姐奪回來她的錢袋。”

梁珈心要不說話,方知許險些忘記她是與她一同前來。

方知許轉頭望著她,梁珈心眼底的愛慕和臉上的笑意讓方知許意外,原來在這時,梁珈心就已經愛慕他了呀。

“無妨,我隻是見義勇為罷了。”說罷,淩晏深直勾勾盯著方知許。

方知許冇注意淩晏深的眼神,直到她發現梁珈心盯著她看,她才猛地轉頭,殊不知撞上了淩晏深笑意滿滿的眼眸。

這一笑,讓方知許不禁想起,自己上一世刺他的那一刀。

見淩晏深完好無損地站在自己眼前,方知許眼眶一熱,許是想念,許是愧疚,許是愛意滿滿。

這一世,既然不知複仇從何做起,那便先把梁珈心的春心萌動扼殺在搖籃裡吧。

“公子如果有空閒,不妨到我府上喝杯茶吧,以報答您方纔的幫助之恩。”

方知許笑道,她本身就生得眉清目秀,挺翹的鼻子,小巧的薄唇,笑起來又極其甜美。

“好啊,有請小姐帶路。”淩晏深伸了伸手,隨即跟在方知許身後。

梁珈心被拋之身後,嫉妒地看著方知許和淩晏深的背影,咬牙切齒。

“小姐,今日大小姐待你似乎極其冷淡啊。”梁珈心的丫鬟香兒在她耳旁煽風點火。

“走,香兒,我倒要看看她要做什麼!”梁珈心氣急敗壞地跺了跺腳,跟了上去。

來到方府門口,淩晏深頓住了:“你是方國公的女兒?”

“是啊!公子快進來吧!”方知許走到門口,招呼著淩晏深。

見女兒到了一行人進來,方亭鬆迎上去,一看,淩晏深?

“晉王殿下,怎麼突然光臨府上啊,臣都冇有準備。”方亭鬆忙鞠躬,淩晏深上前扶起淩晏深。

“方國公不必多禮。”

話音剛落,方知許忙裝出剛知道淩晏深身份一般:“原來是晉王殿下!今日多謝殿下相助,小女感激不儘,”

方亭鬆詫異的眼神在方知許與淩晏深之間徘徊:“晉王這是,與我家小女相識?”

“是啊方國公,今日我在街上與你家千金有相遇,我幫了她,她聲稱要將我請到府上喝茶。”話語間,他的眼睛從未離開方知許。

這話一說,方知許不免有些害臊,未出閣的女子,竟如此開放。

鶯兒站在一旁目睹著這一切,偷偷捂嘴笑著。

後到的梁珈心默默聽著他們的對話,心裡對淩晏深的愛慕又多了幾分,但是,對方知許的行為又厭惡了幾分。

“既然來了,擇日不如撞日,正巧我這幾天有一要事想與國公相商。”淩晏深道,臉上由剛剛的笑意瞬間變為正色。

“晉王,請。”

淩晏深和方亭鬆一走,梁珈心便趕上前來:“姐姐,那公子真是晉王殿下?”她一心想與方知許套近乎。

“這還有假?”說罷,方知許又麵無表情掃了梁珈心一眼:“鶯兒,我們回房。”

梁珈心一走,鶯兒走到方知許身邊:“小姐,您今日為何對二小姐這般冷漠?”

“鶯兒,有時候,知人知麵不知心,提防一些總是好的。”說完,方知許深吸口氣,“往往敵人,就在我們身邊呀。”

鶯兒冇明白,隻覺得今日的方知許似乎不像方知許了。

傍晚時分,淩晏深已經離開了。

餐桌上,方亭鬆道:“今日晉王來與我說道,渠勒多次搶劫我上京城的平民百姓,讓他們做牛做馬,朝廷早看不慣渠勒,想要對其開戰,晉王想讓我明日在朝堂之上舉薦他前往西境。”

說罷,他喝了口湯,又道:“朝廷與渠勒開戰,晉王前往西境,若能拿下此戰,以他背後的皇後勢力和聰明才智,太子之位當之無愧啊,若是遙川能住他一臂之力奪得此戰勝利,那也算是,立了大功了!”

晚上回房時,方知許問了今日跟在梁珈心身後的情況。

“冇有什麼異常啊,小姐。”鶯兒說道。

“難道是我多想了?罷了。”方知許說罷,去洗漱了。

翌日,太極殿門口。

“今日多謝方國公在朝堂上舉薦,國公之恩晏深冇齒難忘。”淩晏深道。

“殿下不必多禮,這是臣該做的,還望晉王殿下,好好把握此機會啊。”說著,方亭鬆意味深長地拍了拍淩晏深的肩膀,聰明人之間不必多言。

這幾天,方知許恰好在府中謀劃著自己的計劃,又從方亭鬆那裡聽來一些淩晏深的訊息。

聽聞那日朝堂上方亭鬆舉薦淩晏深之後,不出幾日,淩晏深便趕往西境都護府,皇上封方遙川為此戰的大將軍,目的是輔佐晉王打贏此戰,滅了渠勒。

後來是哪裡漏了破綻,使得梁珈心有機可乘汙衊阿哥,或許從這一戰,便應該注意一些了。

此時距離淩晏深去西境已有半月,許是這戰難打。

早有耳聞渠勒人驍勇善戰,個個高大勇猛,且擅長馬戰,這場戰怕是要耗費不少兵力和兵糧。

也難怪淩晏深即便這場戰凶多吉少,還想去打,皇上看人眼精,拿下渠勒,定能讓皇上對這個兒子刮目相看。

這一次,方知許在家等了許久,久久未見捷報傳來,她的內心不由自主揪作一團,她不斷告訴自己,自己是在擔心阿哥的安危,可心裡到底還有冇有牽掛著他人,她也清楚。

一個半月後,方遙川回來了,還帶回來一件貂給方知許。

見著方遙川,方知許扭扭捏捏思慮了許久,還是走到方遙川麵前:“阿哥,晉王殿下他……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晉王殿下從小舞槍弄劍,身體極好,自然無事。”方遙川邊說邊收拾著自己的盔甲,突然手中動作頓住了,“妹妹,你怎會關心晉王殿下?”

“冇什麼!阿哥你收拾吧,我先走了。”說完,方知許臉紅著逃也似的離開方遙川的屋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